20050720.gif
imovie提供

 記得那是在多年前一個冬夜。我和他蹲坐在釘了一半的佈景架邊,用疲憊得發抖的手,各點了一支煙。「這件事絕對是真的。」當我們聊到最近某位老師被疑似性擾騷學生的事情傳得鬼聲鬼影的時候,在我身邊低著頭的他,和著一鼓白煙吐出了這句肯定句。他是K。頭頂上微弱的燈光使我看不清他的眼神,不過他卻用顫抖的聲音說出他對那位老師的恐懼。恐懼那個人,恐懼他的家,恐懼那個空間所圍起來的,令人窒息的空氣。就差一點,他說,就差一點,那污穢的空氣就會侵入他的身體,無論用什麼方法,永遠都洗不乾淨。

Pet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