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舞台

昨晚夢見某位好久不見的能樂師。夢境發生在某個能樂堂,昼之部剛結束的楽屋(後台休息室)中。等著夜之部開始前的閒聊間,竟然捉狹的跟他提到台灣有不少人很欣賞他的雙下巴,覺得很可愛呢。他聽了竟得意的摸摸自己的雙下巴,咯咯的笑。我則是想像著他戴上比他的臉略小的能面時,一張臉變成三下巴的模樣,也跟著笑了起來。夢是笑醒的,所以伏在枕邊的嘴角還維持著微微上揚的弧度,心還暖暖的。

回想起來之所以會夢見他,trigger point或許跟前兩天在Facebook上看到一位也是能樂飯的朋友提到MAiSEN(とんかつまい泉)的進駐台灣,和它的豬排三明治有關。從前雖然看過好幾次那位能樂師的演出,也曾在他家的能樂堂見過面,但真正面對面聊上了,卻是在幾年前某次彩排的場合。那也是在一個能樂堂的楽屋中。那天由於排練緊湊,和他聊得蠻短暫,只記得當天自己像是劉姥姥般,被一個全然玄人(職業能樂師)的生態世界包圍得眼花撩亂、神經緊繃,自己也在眾多大師面前愈想鎮定卻還是出了糗,也對眼前"能樂師們集體更衣"的壯觀景象震懾得眼光不知該飄哪兒才不失禮。那天的情緒主軸應該是超越預期的驚奇、驚嚇、驚喜。但或許是他忽然頑皮的拿手機偷拍了我,這才讓我對於這次的會面在心中留下了一抹捉狹的情緒。這情緒,則被默默收進腦中深處。而當天彩排結束後,讓大家帶走當點心的,就是M牌的豬排三明治。

能樂的老師們似乎時不時的,就會以各種形式出現在夢中。
近來因為即將到來的音樂會的關係,正積極練習華爾茲。而當我隨著音樂緊抓著舞伴畫出一圈又一圈的舞步時,卻讓我想起了另一位很照顧我的能樂師,他其中一次出現在我夢中的景象。夢的一開始,我和他已在某個劇場舞台的翼幕邊等待上場。而音樂一下,他隨即摟起我的腰出場,我們熱情的跳起探戈.......嗯?等...等一下!!!老師,為什麼是探戈?舞台上的我,雖然腦中冒出一堆問號,但不得不說老師帶得真好,他專業的讓我們過癮的大跳了一場熱情淋漓而回味無窮的探戈。儘管這並不是第一次與他同站在舞台上,但無論是演出還是上課,那站的可都是能舞台啊!在夢醒不醒的彌留之際,我思忖著為什麼和他出現在這樣完全迥異於"能"的場合,卻完全沒有違和感?猜想可能內心深處了解,他是一個對藝術抱持著多麼嚴謹卻放膽創新的人,他又對藝術的跨界合作是有多麼令人驚豔的sence。而探戈本身,是一個極需要無比信任與默契才能成立的舞蹈,若不是他已在我內心建立起強烈的信任感,否則在探戈的舞台上,我不可能全然的把自己交給他。

能,算是一個非常會“做夢”的劇種,能樂中即有「夢幻能」這個詞。它最主要的特徵,是登場的主人翁通常不是這個現實世界的人,他會是亡靈、神、或草木之精一類的存在。戲劇的進行方式,是正在雲遊中的僧侶(ワキ,脇方。配角),有一天他的足跡踏至曾發生某個歷史事件的名勝。正在緬懷過往時,遇見個當地人(前シテ,仕手方。主角),通常以老人或女人的姿態出現,便與他聊起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歷史事件。而這個化身為路人甲出現在僧侶面前的人,其實不是別人,正是那歷史事件中已經去世的主人翁。他在戲劇的前半和僧侶聊完之後消失,接著在戲劇的後半,會在僧侶的夢中以原本的面貌(後シテ)登場。此時漸漸進入戲劇的高潮,主人翁會以豪華的“舞”來重現該歷史事件。

能樂依照戲劇表現手法,可粗分為「現在能」與「夢幻能」兩大類。不同於「夢幻能」,「現在能」的主人翁,則都是現實中活著的人。但相較之下,「夢幻能」較針對主人翁的內心層面深入剖析,人物的心情變化也描寫得較為細膩。某種程度來說,現實生活也是如此。人總是能在夢境中,才能面對自己最深層的恐懼,最真實感受,最內心的秘密。那些在能舞台上做著“築夢”工作的能樂師們,出現我夢中時的樣貌,是我與他的相處之後的直接感受。而這些感受,或許在清醒時不見得察覺,甚至與自以為的情感不同,直到他出現夢中才真正理解。例如某位能樂師,現實中明明一見到他只有粉紅泡泡+心心眼無極限,但夢中的我卻不時被他訓斥…(默)但,另一位現實中我明明對他也充滿心心眼的,他卻從未入夢,反倒是他的好友,另一位很有名但我跟他私下並不熟悉的能樂師,我們卻會在夢中過著靜謐而平常的日子。所有的人,大概只有關於他的夢,我分析不出個所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etite - 生活在三間四方

Pet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