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祢震怒之下,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歎息。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誰曉得祢怒氣的權勢?誰按著祢該受的敬畏曉得祢的忿怒呢?求祢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詩90:9~12

 晚上8點,回家的路上。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水手服身影,小小的從遠方迎面走近。我的臉上已經熱起來,嘴角也已忍不住的牽動。
「嗨!學弟!」我心裡的手,早已舉得老高猛揮。

 在成長的過程當中,我經歷過許多學校,但不知道為什麼,會獨獨對小學階段,充滿了一種黏膩式的懷念:經過學門口時會停下腳步、聽到校名在別人無意的口中跳出時會豎耳傾聽、和從一年級就是同合唱團的手帕交依然緊密,而在路上看到穿著水手校服的學弟妹,我的內心總難掩的會有想伸手擁抱他們的激動。總想用力揮揮手說:「學弟好!」或拍著對方的肩膀說:「學妹加油!」不過倒也從來沒真的這麼做過,怕是學弟以為我是神經病,學妹則是一臉的茫然不解,而一旁的家長會以為我是歹徒吧?
一種對這個學校的莫名驕傲,其實我也不懂啊。

 所以當昨天晚上在路上看到學弟時,我便開始興味十足打量他:看似三年級的身軀,左手被身旁的媽媽牽著,右手則拖著像是空姐般附有輪子的沈重書包。正當我內心已準備好和他好好的打聲熱情招呼的時候,我才發現他臭著一張臉,正被媽媽劈頭痛罵。前面叨叨的罵了什麼我不知道,但在他在離我10步距離時,我聽到他媽媽丟下了最後一句:「如果你要讓人踩在腳底下,被人看不起,那媽媽沒意見!」話才說完,學弟把緊抓著他左手的媽媽的手用力甩開,汪汪的眼無奈的瞪著也不干示弱,直直往前走的媽媽背影。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90:10)」直到和學弟擦肩而過,直到過了不知幾重馬路,直到開了家門,直到褪去衣物洗去一天的塵埃,直到躺身盯著天花板。這句話一直在我的腦中反覆又反覆。我不知道學弟倒底遭遇了什麼,但我卻從他皺在一起的眉頭間看到當年的自己──煩惱大會舞要穿的兔子裝很醜、煩惱隔壁男生不知喜不喜歡我的長髮、煩惱手帕交要跟我切八段、煩惱鋼琴考試時彈錯了一大段。過了好多好多年再回首,就會發現當時視為跨越不過的山溝,如今看來不過是一個小裂縫。舞衣早已換成時尚的韻律服、和當年的隔壁男生成了大學同窗、手帕交到現在一段都沒有切過、而我也一直沒有成為音樂家。20歲看10歲時是如此,80歲再看30歲更是如此。真豁達了嗎?應該是隨著年歲增長,所遇到的山溝也隨之更深更廣,更難跨越,所以才能笑看從前不能算煩惱的煩惱。也真豁達了吧?經歷多了,見識廣了,知道人生的苦難避不掉,更知道幾年後更成熟的自己,將會回頭輕看現在的困難。
這句話,原本是摩西對他充滿傳奇的一生最後下的一個謙卑的註解。於我,這就是人生,除了享受一連串勞苦的人生過程,品嘗戰勝困境的甜美滋味,別無它法。

 學弟啊~好好享受現在的小小煩惱,因為這些都會過去。長大以後,你會過得很快樂的!學姐保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ite 的頭像
Petite

Petite - 生活在三間四方

Pet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