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7news.jpg

幾天前源次郎老師上了報紙。
正所謂「每個帥哥都有輕狂的年少」(這啥?),訪問裡老師透露了不少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讓大家可以了解這位人人尊敬愛慕的天才,背後是經歷多少努力的。報紙上有帥帥大照,文章也寫得蠻有愛,怎麼能不也來跟著有愛翻譯一下呢!

~'.'~'.'~'.'~'.'~'.'~'.'~'.'~'.'~'.'~'.'~'.'~'.'~'.'~'.'~'.'~'.'~'.'~'.'

平成名人 能樂大倉流小鼓方十六世宗家 大倉源次郎先生

在清澄的空氣中,大倉源次郎先生來到奈良。他一年造訪10次以上的櫻井市,被稱為「鼓之故鄉」,同時,與能樂的起源有著極深淵源的談山神社,也位於此地。
「在這一帶擁有非常多的,用來製作鼓胴的櫻花木,從前,這裡可是鼓的產地喔!」當他談起鼓,語氣相當溫柔。「能,就是由此開始傳向日本各地。之所以來到奈良,就是想一探究竟為何這裡能成為能樂的發源地。」

從平成24年(2013年)開始每年5月,皆會使用談山神社秘藏的翁面「摩多羅神面」,舉行「多武峰 談山能」公演。
「面對未來,日本人應該要知道自己的根本,這不是很重要嗎?能,也是這樣。當我們在追求能樂的未來的同時,能樂師自己本身,也不能不知道能的根源。」

能,因帶有鎮魂祈禱的色彩,日本在發生阪神大地震與東日本大震災之後,演出的邀約便從各地而來。
「能並不單單是一種娛樂,也必須要向生活於現代的人們傳達一些訊息才行。這就是能的使命。」

修長的身材,透著貴公子的翩翩氣質。源次郎先生在能舞台上端座,打著小鼓的時候,那畫面極是優美,但卻從口裡發出肅穆的呼喊聲,手打出深邃的鼓音,在場內迴響。

從連祖父也嘆息的笨拙中覺醒

「小時候小鼓真的打得很爛喔~」源次郎先生用很懷念的語氣坦白。
他,曾經讓祖父十三世宗家嘆著氣說「真是糟糕的孩子啊~」也常被父親十五世宗家管教。最後一次被揍,是在20歲的時候。當時拿了兩個小鼓到演出場地慌亂的組合起來,結果鼓的繫繩竟在演出當中鬆脫了。「我也知道是自己的錯,所以被揍也是應該的。」

對能樂覺醒是是在中學一年級的時候。他當時坐在父親身後當後見,而當仕手由橋掛登場,其所散發出的那種奇異的氣氛,讓他忍不住回頭凝望。「那時可以真實感受到,他真是好不容易從死者的世界跨越而來的啊~」而那位仕手,即是在戰後在能樂界掀起一陣旋風的觀世壽夫。「能樂真是一門了不起的藝術啊!」就是這次的舞台,將青春期的源次郎敲醒。

高中、大學時代,除了致力於小鼓的修業以外,同時也對像是馬歇·馬叟等默劇一類的西方表演非常有興趣。在接觸日本和西洋文化之間,他也同時不斷在思考「有沒有只有能樂能夠表現的東西呢?」
為了尋找答案,他在2、30歲之間與同年齡的囃子方組成了「Tsu Ku Su Ma(ツクスマ)」團體。能樂以音樂會的形式,在小劇場演出等,為了將能樂介紹給更多從不走進能樂堂的年輕人,他做出許多不同的嘗試。

但就在這個時候,父親突然去世。28歲年紀輕輕就繼承了宗家,當時爭議不小,「明明就打得不好啊…」這樣的聲音並不少見。
「已經到了非做不可的景況,完全沒有悲傷的時間,只能盡全力精進自己不失敗的,一舞台一舞台的繼續走下去。」
精進再精進,終於,到達現在的境界。現在,等著將自己的重要大曲交託給源次郎先生的仕手方,絡繹不絕。

從和洋文化的體驗中,找到能的定位

平成25年(2013年)東京國立能樂堂,他在人間國宝─已故的片山幽雪的「關寺小町」中,打著小鼓。從100多歲小野小町的舞蹈中,看見人的衰老,看見在生與死之間,所存在的那個東西。就在那裡,他找到了只有「能」才能做到的事。「“勾喚起觀眾心中的念想”。這,就是我們所扮演的角色。」

明年將迎接耳順之年。同時凝視著能的原點及最前端的這位小鼓演奏家,究竟還能到達什麼樣的深度呢?能的未來,由他創造。

~'.'~'.'~'.'~'.'~'.'~'.'~'.'~'.'~'.'~'.'~'.'~'.'~'.'~'.'~'.'~'.'~'.'~'.'

註:

「能」是一種很特別的戲劇,站在能舞台上的演出者可分為幾部份:
演員可分為:仕手方(主角)、脇方(配角)、狂言方
伴奏可分為:笛方、小鼓方、大鼓方、太鼓方
每種工作又各自分為不同流派,而每位能樂師此生只擔任一種工作,工作之間不會互換,流派之間也不會互換。文章中所提到的「仕手方」,即是專門擔任「主角」這種角色的能樂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etite - 生活在三間四方

Pet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