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終於……我哭了。

 這次又拜另一個某人所賜,我如願看到了五月在東京殘念錯過的《わが魂は輝く水なり》。曾經跟我小聊過的人大概都知道,雖然身為萬斎飯,但我卻一直很難被萬斎在狂言以外的舞台感動;而菊之助,我同樣也是比較喜歡在歌舞伎舞台上美美的他;再加上蜷導,雖然他的作品我看得不多,但我也並不是每齣看過都喜歡。所以…我承認,五月時雖然對於多次“過Bunkamura大門而不入”這件事會感到有點可惜,但還不致於捶胸頓足,覺得隨緣就好,能在最後一刻衝進劇院順利買成美到爆炸的場刊,就已經心滿意足(其實明明就是搶票搶輸人家,不爽沒有好位子…:p)。

 就是這樣的心態,讓我理所當然的在拿到影片後,先挑“重點”看(幾乎只看斎和菊的對手戲…:p),因為打從心底愛護他們的我,真的很希望看到他們進步的痕跡,更希望看到他們有一天真能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全方位”役者。不過也就是這樣的心態讓我毫無心理準備,害我在看到這次像脫胎換骨般萬斎和菊之助的表現之後,震驚不已。原本預期可能會出現的做作老人跟一個死板無靈氣的美鬼,但這次意外的,兩人以往的菱角感通通不見了,取代的是萬斎豐富內歛的聲音表情,和菊之助靈巧的溫柔,像孩子般逞強的父親,和像妻子般體貼的兒子。更令我意外的,則是兩人的結合異常契合,使得菊之助這“背後靈”的角色十分容易說服人。而因為只有爸爸一人能見到的兒子背後靈而引發了一堆笑點,全劇將笑點與笑點串了起來之後,便造就了一齣讓觀眾哭完笑,笑完哭的悲劇。

 上一次看萬斎狂言以外的舞台,是《国盗人》。劇中處處可見萬斎的強烈企圖和無限創意,但有些地方還是會有那種玩過頭的感覺,一旦過了頭,有些東西就會變得有點莫名其妙。《わが魂》裡雖然偶爾萬斎還是會有那麼一點點惡三郎上身的感覺,但整體來說,我非常欣賞他這次的表演方式,修掉了一些華麗的裝飾,增加了一些深度和厚度。或許,這是現在更上一層樓的他(年齡和演出經驗的再累積),加上夠專心(只做演員),再加上演對角色(果然是年紀到啦?XD),又遇上默契對手(菊之助),天時地利人和的加乘成果。

 這齣劇之所以會對上我的胃口,或許,得再加上一點……這樣的題材原本就是我的哭點。我是那種只是盯著爸爸有點摻白的鬢角,就會一陣鼻酸的人,那種曾經像山一般的存在,最終卻不得不屈服於歲月刻痕,但仍頑強的為了各種理由,想用盡方法去做一些抵抗和無謂掙扎的那樣的感覺。記得當初讀到斎藤実盛這段時,他曾讓我想起Visconti的《魂斷威尼斯》:一個將死的老人,卻一直追逐著像夢一般的美少年,最後同樣是將自己的頭髮染黑、臉塗白,只為讓自己不致成為破壞少年之美的壞風景。當然,同樣是裝扮年輕的行為,実盛和老人的目的性天差地別,但在我心裡所引發那種無力挽回的悲楚,卻是一樣的。當時我看到《魂斷威尼斯》的最後一幕,將自己仔細裝扮好的老人坐在海邊,卻因為太陽太大而讓染髮劑隨著汗水流遍滿臉,在已花掉的臉上佈滿了一條條的黑水之下,眼睛漸漸緊閉。景況好不嚇人,但我卻覺得心好痛。《わが魂》的好處是即使在這樣的悲劇場面中,也以父子的互動作輕鬆有趣的處理。兒子幫爸爸撲粉的那幕,兒子之細心,爸爸之可愛,撲出來的臉之災難(噗哈!),都讓觀眾的情緒有一點管道得以紓解,但也正因為他們把這對父子演得太可愛,讓觀眾太能產生認同感,反而更大大加深了悲劇性,因為大家都捨不得他們死啊~XD

 好啦~既然又是個草草又快速的觀劇心得,就免不了再來一次心得重點條列:

  • 這次終於……我哭了。而且只是這麼重點跳著看也能讓我哭到稀瀝澕啦的…也算創舉。
  • 菊之助~~好萌啊~~~~♥ 你能不能不要美得這麼誇張啊?而且還美得一點也不做作,可惡…
  • 我非常喜歡這次舞台上的萬斎,看得到“在一個垂暮老人的靈魂裡住著一個小孩”的成熟演出。讚!(我果然是大叔控啊?哈)
  • 唯一有點小小意見的就是………蜷導啊~~垂櫻已經快被你用到爛掉啦…下齣戲裡不要再出現啦啦啦啦…(回音)
  • 這次實在只是重點跳著看,日後若完整看完後有新的心得,將會補在這一篇~
  • 最後一點:

    我五月為什麼沒有走進去看吶啊啊啊啊!!!!!!!!!!!!!!!!

相關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ite 的頭像
Petite

Petite - 生活在三間四方

Pet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